手机版

碟片批发市场货到付款 谢幕不道别 虬江路上海音像城将搬至轻纺市场

发布时间:2022-08-05   来源:网络    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碟片批发市场,碟片批发市场在哪里

即将告别,前来淘货的市民依依不舍。

上海音像城本月底将关张

“虬江路音像城要搬迁啦?我听到消息,赶紧过来看看,怕以后找不到你家店了。”一名特地赶来的老顾客说。“是呀,要搬到曹安路轻纺市场了,你拿一张名片回去,上面有地址,以后可以到我的新店来。”店主回答。

近段时间,位于虬江路上的上海音像城要搬了,大概是上海人议论得最为热烈的话题之一。距离搬迁的日子越来越近,这样的对话也在音像城里不断上演。

兴起

虬江是苏州河的旧道,虬江路本来是有江的,后来被填平了。不过,对上海市民来说,“虬江路”这三个字更多地成为了二手货专卖地的代名词。

资料记载,1945年后,一些日本侨民回国前将带不走的东西拿到虬江路一带变卖,这里便开启了卖二手货的历史。

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不少商户从珠三角批发货物,学着广州海印桥下旧货市场摊贩的样子,在虬江路售卖,使这条路上的二手货生意日渐兴旺起来。对于喜爱淘货的人来说,如果你有一双慧眼,在这里也能淘到一些好东西。当时,上海音像城还没有建。

家住虹口区的市民任先生记得,1993年他结婚时,在虬江路上淘到了一台全新的功放,这也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台功放。对于当时的新人来说,这是非常体面的大件。当然,它的价格也不菲,任先生花了3000多元。这在普通市民月收入不过数百元的当时,是一笔很大的开支。

任先生说:“我买功放的这家店,位置靠近现在的音像城。当时,这家店专门售卖音响设备,我关注它很久了。这台功放音效确实不错,我用了20多年,后来因为要搬家,才转手卖掉了。”

成熟

千禧年后,轨交明珠线从虬江路上方飞架而过,带来城市新的速度。虬江路的二手市场也发展得更为成熟,大体稳定为三块。

第一块是虬江路中州路路口的虬江电子数码商厦,电子地图上管这里叫赛格电脑城,它是虹口区一处比较有名的大型商业综合体,也是上海IT市场的一道风景线。这里卖各种品牌的电器、电子产品,凭借性价比的优势得到了淘货者的青睐。在电子产品行家的心目中,这里是低价、淘宝乐园的代名词。

第二块主要是利用沿街房屋开设的小店,其中,虬江路、虬江支路和中州路围合区域里的“破墙开店”,在2018年至2019年的“五违四必”整治中被相关职能部门取缔,一些沿着虬江路分布的店面仍在,大多数是门面狭小的私人店铺,卖茶叶的,卖五金配件的,卖日用杂货的……不胜枚举。

第三块就是上海音像城。音像城的大门里有一栋二层的楼房和一个大棚,中间只隔了一条通道。熟悉门道的老顾客说:“这里本来是两个市场,楼里的才是上海音像城,棚里的叫京大市场,后来大概合二为一了。”

淘货

要问谁是最早一批入驻这里的商户,富源数码的杨辉家可以算其中之一。

杨辉的爸爸老杨早年在广州做二手相机生意,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转战上海滩,在距离虬江路不远的新广路上开店。千禧年后,音像城建成,杨家的相机店也搬进了大棚。

那时的杨辉还是小孩子,但他记得市场里的生意远没有现在这么红火。“我们这家店的前面是一条旧铁路,没有商铺。后来,铁路不见了,对面的商铺开出来了,在这里做生意的人也越来越多了。”杨辉说。

20年过去了,老杨老了,把店交给了杨辉。“从小看我爸摆弄相机和配件,我对这些东西也熟了。顾客一说要什么,我都知道。哪种配件要从什么地方进货,我也清楚。”杨辉对相机行业熟门熟路,做起生意来自然得心应手。

摄影达人老钱住在虬江路附近,对音像城里的相机店很了解。十几年前,他从老杨手里买过第一台数码卡片机,“只有200万像素,但在当时已经算最好的了,花了1000元。”

音像城连同大棚里共有七八家店售卖二手相机,老钱都逛过,但他后来没再出手。“这里二手货猫腻太多,相机也是。脱漆的地方补补色,就当成新的了。顾客要买便宜的,商家说没有,为的是向顾客推销贵的。”

老钱见过部分商家“以次充好” 的小动作,也认出过店里的“托”。老钱说:“客人来了,他们就吹嘘自己在这里买的东西有多么好,怂恿人家掏钱。摄影圈里管这里的东西叫‘虬江货’,水太深,所以一般不买。”

既然如此,为何有这么多人愿意到这里来淘摄影器材呢?同样钻研摄影的任先生分析:“懂行的,一般去鲁班路上的星光摄影器材城,那里都是正牌商品。但外行觉得那边专业性太强,不会挑,不如到虬江路买个二手货,价格还能低一点。其实,同样的东西,在虬江路也便宜不了多少。没有一双火眼金睛,你也看不出其中的猫腻。但很多人都有拣便宜货的心理,所以,星光的人气就比不上虬江路。”

乐趣

纵然许多老顾客摸透了“虬江货”里的“花头”,但音像城里依然人声鼎沸。用“50后”陈达明的话来说,逛市场本身也是一种趣味,不一定非要奔着某种目的来。

正如女人们爱逛商场,不少男士们特别是很多老头就爱逛虬江路。绕着市场兜两圈,各个摊位看一看,是这些人的娱乐方式。看中什么,随手就买了。

“我买过一顶帽子,上次还买了一个水龙头、一根充电线。”陈达明说,他觉得这比网购方便。

这样的杂货市场,甚至还吸引过老外的目光。陈达明记得,十几年前,满载老外的旅游大巴在音像城门口停下,老外们兴致勃勃地参观起来,把市场和逛市场的人都看作风景。

细心的任先生则发现,音像城里卖的东西也很有特点,称得上是“与时俱进”,引领潮流。比如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磁带、碟片、录像机、录像带是这里的畅销货。八十年代初,邓丽君的磁带百货店里还没有,这里就先出来了。再往后,这里也卖过随身听、CD机、M P3……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快,现在这些东西没人用了,卖的就是打印机、复印机、投影仪、笔记本电脑,以及服装、配件、饰品等一切生活中用得着的东西。这个市场从来不走高端路线,一直保持着日常的“亲民”氛围。

未来

“音像城要搬了,以后我们去哪里淘货呢?”包括陈达明在内,许多老顾客都在追问。

随着搬迁日期的临近,音像城里,越来越多的商铺开始收摊打包,为搬迁做准备,有些动作快的已经拉上了卷帘门。

搬迁是因为地块征收,根据静安区人民政府2017年发布的征收决定,这一带东至罗浮路、南至武进路、西至宝山路、北至虬江路的房屋都在征收范围内,上海音像城也不例外。在入口处的一堵墙上,记者看到了一张A 4纸大小的征收通知,上面写着,根据征收单位的要求,2021年1月31日前要征收完毕。

音像城要搬去哪里呢?记者发现,音像城的室内室外,以及从音像城通往轨交3号线宝山路站的一路上,到处悬挂着巨大的红色横幅,上面用醒目的大字写着:“欢迎音像城搬迁到上海市轻纺市场,曹安路1618号。”

原来,轻纺市场来这里招商了,提供了200个摊位,有意向的店主都可以过去。

李女士在音像城开了三年电视机店,准备随大部队一起迁往轻纺市场。“我们有熟悉的厂家,也有回头客,生意还是要做下去的。希望我们的迁移,能把轻纺市场打造成第二个虬江路。”

也有商户选择另谋出路,比如杨辉家的富源数码。记者见到他的时候,他正忙着给老客户发名片,名片上印着店铺的新地址。

“我不去轻纺市场,太远了。我在上海火车站北广场的太阳山路上找了个临时场地,同时还在联系赛格电脑城的铺位,等那边空出来,我就搬过去。赛格毕竟还在虬江路上,卖的也是电子产品,做生意还是要有氛围的。”杨辉说。

还有的商户顾虑搬迁后租金上涨、赚不到钱,选择转行。音像城门口,一名已经关店的女老板正在摆摊售卖剩余的杂货。“卖不掉就集中处理了。我已经60多岁了,孩子成家了,也有稳定的工作,一直叫我回家去带孙辈。我忙了这么多年,生意做够了,到了该退下来的时候。也许再过几天,我就在家开启退休生活了。”

城市发展的步伐不断前进,带走了虬江路熙熙攘攘的过去,把回忆留给了老顾客和店主们。一些人即将离开生意场,而音像城的大部队也将启程前往下一站——轻纺市场。它会成为另一个虬江路吗?这个答案,只能等待时间来揭晓。

作者:任国强

来源: 周到

以上内容来自网络,目的只是为了学习参考和传递资讯。

其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【qq750733155】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×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服装鞋帽
箱包饰品
美容美体
母婴童装

今日头条

富贵鸟官方旗舰店男装裤子 单日涨粉破百万,鸿星尔克在快手72小时不下播背后的故事
1
富贵鸟官方旗舰店男装裤子 单日涨粉破百万,鸿星尔克在快手72小时不下播背后的故事